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人間有味是清歡

編輯:苗東升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9-12 17:14:55

黨世根

周日,友人相邀去鄉下一個文友家。時逢正午,友人的夫人為眾友人端上一碗地米菜雞蛋餡的水餃和芫荽辣子,大家吃得津津有味,吃的酣暢淋漓。飯后,就著一杯剛下山的沁人心脾的圣水秋茶,與他聊起了從商州走向世界的著名作家賈平凹,聊起了著名畫家、“老頑童”黃永玉……。聊得開心得很,且增知識長見識,疲憊的身心舒緩平和了許多。茶過三斟,眾人起身向主人家握手作別。在當下受不了清歡生活的現代人,這清淡雅致是多么難得。

當年讀李白的《將進酒》,對詩中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” 十分推崇,并視為生活的箴言。年輕氣盛,友人相聚,豪飲一番,大放厥詞:能寫會畫的文人騷客哪個不是酒仙?詩圣杜甫在《飲中八仙歌》中不是寫道“李白斗酒詩百篇,長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來不上船,自稱臣是酒中仙”么?把狂飲放逸的生活以為是歡樂,現在想起來是多么淺薄。

時光如水,隨著年歲的增長和人生感受的增多,身邊大多友人都開始追求一種清淡雅致和收放自如的境界了。有朋友在離縣城五里地的鄉下,租了一位農戶的一塊菜園,種植些蔬菜瓜果之類。逢節假日約上幾位好友前往,或耕種施肥或摘些瓜果蔬菜,勞作之余,用井水沏上自帶的茶葉。走時,把收獲的果實散發每人帶回品嘗,在勞作和收獲中感受到生話的一份充實和歡欣,這是在酒桌和牌桌上都難以找到的樂趣。

清歡對于市民而言是奢侈的,每天上下班走在人民路上,門店的喇叭聲、嘈雜的人聲、來住的車聲不絕于耳,一天里,幾乎沒有純然安靜的一刻。晚上漫步縱橫大道,河邊柳樹林里鑼鼓嗩吶和喪鼓歌兒,攪擾得市民沒有了散步的好心情。在縱橫大道昏黃的燈光下,如果一不小心,便會踏上一腳寵物狗的便便。細雨中撐把傘漫步,遇到呼嘯而過的摩托車,周身濺滿泥水,不要說清歡,連歡也不剩了。

我有一位在武漢的朋友,十多年前,他喜讀書寫詩,常有詩作見諸報刊。后來他辭職到武漢自主創業,和友人一起建起汽車零部件生產公司,手下40多名生產工人都是來自老家的鄉親,眼下,這些同鄉大多數在武漢定居,孩子們享受了很好的教育。他本人資產和存款幾千萬,卻從未像其他富人一般出入歌廳和洗腳城享樂。他在自家的一塊空隙地里種上花木和小竹林,置放些石凳石桌,與家人團聚就餐于園中,常有文友來訪,品茗香茶,談詩論文,偶爾也有詩歌和散文在報刊上發表。

我很羨慕我的朋友傳明君,年逾六旬,喜好攝影。平日在家養蜜蜂,收獲甜蜜。每逢周未開著自駕車,拉著家人或友人,到縣城周邊沿途鄉鎮采風,或爬上山頭或穿梭在農家的果園、花木基地拍攝新農村美景和一幅幅山水田園、老人和小孩的精美照片。這遠離鬧市,換一種環境和心情,帶著一種恬適的心態,沉醉在大自然的懷抱中,是多么怡然自得。他經常的親近自然,多年的支氣管炎也沒有復發,不僅臉色紅潤,活龍鮮健,而且精氣神充沛的很。

今年八月上旬,我公休到竹溪,友人邀我去陜西省安康市香溪洞。從喧囂的鬧市走進幽靜的峽谷,登陡峭的山峰,看蔥蘢的大樹,聽歡快的鳥啼,吸清新的空氣,心靈暫且得到了慰藉。臨近午時,在市區一體驗式農家樂就餐。我們來到菜地,摘了時令蔬菜瓜果,男的剝蔥洗菜,女的烹制菜肴。有豆豉苦瓜炒臘肉、綠色蔬菜和土雞。飯后到果園采摘了鮮桃、石榴等水果,價格便宜又新鮮。這一天玩得饒有興致,有滋有味,回歸了自然,快樂地接受了文明的滋養。

清歡,一個淡雅的字眼,它出自蘇軾的浣溪沙“細雨斜風作曉寒,淡煙疏柳媚晴灘。入淮清洛漸漫漫,雪沫乳花浮午盞。蓼茸蒿筍試春盤,人間有味是清歡。” 在這首色彩清麗、境界開闊的詩詞中,寄寓著作者清曠、閑雅的審美趣味和生活態度,給人以美的享受和無盡的遐思,折射出作者對現實生活的熱愛和健勝進取的精神。

人間處處是清歡。在臺灣作家林清玄眼中,清歡是在清靜中,享受淡雅的歡愉,是一種悠閑,清靜,自由與舒服的生活狀態。愚以為所謂清歡,不是通宵達旦地豪飲,不是貪婪地抹牌。它應是在孤燈下沐浴書香,或提筆揮毫;或飲一口茶,體會茶香彌漫。它應是在享受大自然的饋贈中,獲得新鮮與活力,找到心靈的一份快樂。在這種清歡之后,你會以一種澄明的心境,擺脫世俗的煩憂,開啟美好的明天。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分分赛车走势